要怎樣撕裂的痛才會讓媒體得到滿足?
要怎樣撕裂的傷才能快速平復?

衝突發生了這麼多天後,我才想要寫下我的看法,
刀鋒與刀鋒的碰撞,只會有耀人的火光。

民主大國美國有兩個大黨,共和黨及民主黨。
台灣也有兩個大黨,國民黨及民進黨。

但在台灣,很容易就被二分,
非藍即綠,非綠即藍,
零和模式深深套在台灣的政治型態上。

我無法接受拿著國旗在自己國家領土上走動卻被限制、驅離的行為,
但我同樣也無法接受頂著集會自由卻在強暴民主真諦的暴民。

我難過,因為還有很多人不問是非,只問藍綠。
我難過,行政院院長竟然說出民調認為民進黨要負遊行的責任,警察濫權的事實就不必道歉?
我難過,本該有科學人公正客觀思考的學者,也逐漸學會了政治的敷衍語言。

媒體帶往的方向,決定了很多人的想法。
沉默的螺旋、多數的暴力,難道就會是正確的未來?

這次我不想打天佑台灣了,
因為我想台灣的人民已經有足夠智慧來療養這次受到的傷。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