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星期六
第一場比賽九點 VS 屏師
愚人節的今天,我們又遇上了屏師。
 
每一年都差一點點的輸掉,都是在第四節被翻盤
今年,在最後一節時還落後蠻多分
但是,換我們反敗為勝了。
 
南數盃的第一顆、也是唯一的一顆三分球命中
就在這場比賽的第一次出手,很爽,手還是一樣痛
為什麼腎上腺素不會分泌地讓我完全忘記痛勒?
 
第二場比賽 VS 高師大(B)
全隊籃板多到不像話,命中率卻出奇的低
感覺大家都很心不在焉
第四節最後五分鐘,我上場去了,那個時候落後幾分。
短短的幾分鐘內,我抄截三顆、籃板兩三顆、得分兩分
大家的士氣很像回來了
結束,我們贏了很多分。
中午吃飯聽到新同學說看到那個時候我們突然超前感覺很爽
不是每個人都是天才,每個位置都要會打
每個人負責好自己的位置不是很好?
單純的為了高度而臨時改變每個人習慣的位置
這樣的指揮調度讓我有點小小的不能接受
似乎也在說明,好球員未必是好教練
 
第三場比賽 VS 中正(A)
我手已經痛到輕輕碰一下就想唉唉叫的地步了
感謝邦哥一直給我很貴的肌肉繃帶和小藍的軟膏
不然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這場比賽本來有機會拿下,也就是四強的門票
 
當學長五犯下場時,似乎已經沒有願意奮戰的精神了
明明只落後五分,為什麼我突然感受到很強烈的無力感?
最後我自願上去做最後的掙扎,依舊一樣的拼戰
弄到了兩次對方的進攻或防守犯規
我真的很拼,很像是豁出去了的不要命
最後輸掉了這場比賽
 
真的,我很難過。
 
因為天蠍座是很敏感的,當我接受到那種訊息的出現
我就真的有點難過。
更同時的我有預感,我們很難再往上爬。
 
備註一下,中正A隊並不強,可是很髒,抓手、抓衣服什麼都來
如果給他們拿到獎盃,真感覺裁判實在是很OOXX
尤其是吹我們那場的裁判竟然還是中正大學的...
 
這天下午比完賽,我趕回彰化補吃我表哥的喜酒
很豐盛,聽說中午真正在請的時候盛況空前
真的,因為聽那形容我真的還沒看過。
嘉義沒有車直接到彰化,真的好麻煩...
 
看到了好久沒看到的老媽子跟老姊,還有外公跟一堆好久不見的家人
很熱鬧,但是要叫出稱謂實在讓我每次都覺得是種折磨
 
晚上十一點從彰化趕回嘉義
大家累翻了在睡覺,我也跟著睡了
真的好累。
 
這個晚上睡的很不好,因為王民先生不知道在做什麼夢
一下子說夢話、一下子很用力的抱我 (NO BROKENBACK FOUR)
五點多,天還沒亮就在叫的笨雞
搞得我實在是累上加累
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好,對於這場比賽我也沒辦法幫上忙了。
 
一樣的進攻模式,一樣是一人球隊
沒有辦法取得互相信賴的球隊要怎麼去贏?
 
哨聲響起的同時,
大學的籃球生涯似乎也暫時告了一個段落
小藍跟我說,要一起幫忙帶帶學弟們
我也曾有著這樣的使命感跟責任感
但是我知道我的能力不夠,我老爹也一直跟我說:籃球是打興趣的
所以我之後又跟王民先生聊聊之後,
可能EMBA開始就不太能夠看見我們的出現了
這樣的決定對我來說很定下
所以我都用了模棱兩可的副詞來修飾
 
因為,我真的喜歡籃球。
 
比賽結束後到了旁邊陰涼的地方休息
看到了旁邊屏師的女排有幾個可愛的女生在那邊休息
就說了幾次13號很可愛,
之後竟然巴克球跑去跟她們說我要跟她合照
 
在她們拿到冠軍之後,還叫我過去要資料...
 
我一直在說她可能有男朋友、我又沒有喜歡她...一堆想要拒絕的理由
在一群全都是男生的球隊裡,怎麼可能會被接受 = =|||
我就被強迫去進行我的第一次單獨的搭訕
 
大家都以為我是高手,這種經驗應該很多...不過老實說,我只有被搭訕過的經驗,
因為我是個膽小鬼,所以從來都不敢去搭訕別人...
 
第一次的搭訕,我的起頭是:
"同學,可不可以幫我簽名?"
[簽名?]
"如果可以的話也可以順便留一下MSN還是什麼的"
 
接下來別人就去叫他的男朋友過來了 囧rz
 
我就說了吧...害我超尷尬的...
而且我的第一次就失敗,負責敵情探測的巴克球竟然沒有先探測清楚,可惡!
不過說真的,我現在只喜歡看正妹,不想交女朋友,這是真的。
而且依我的個性,我不會去搶別人的,我如果真的喜歡的話,就會慢慢的等。
可是這樣單獨去搭訕感覺還蠻好玩的,有趣,也很新鮮。
 
我才不會這樣就喜歡上她勒,別鬧了 = =|||
下次要玩請選好對象,拜託。
 
P.S.總共花了好多個小時打完了三篇網誌,在打這篇的同時,幾個人都傳給我了照片
很湊巧的,都是屏師13號的照片...別鬧了...小孩子啊你們...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