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一個禮拜前,
我心血來潮想找一下我的國小同學們,
因為我國中跟高中跑到了宜蘭讀書,
跟大家就這麼地斷絕了消息,
於是,
我利用了網路,
找到了在輔大讀書的高材生同學。
昨天星期二,
我們約在板橋府中站附近的錢櫃唱歌,
台北的價錢拿到高雄去應該會唱到死,
而且我最想唱的痴心絕對竟然沒有...
很好,附了個波羅夾心麵包外加四小時小包廂,
總價新台幣328元。

這種冷門時段和價錢在高雄,
應該唱到都在看MV了吧。

好懷念高雄的吃喝玩樂,好懷念好懷念。

除了我以外,
每個人的唱功真的都很厲害,
前一天又拖到四點才睡的我,嗓子完全沒辦法開,
但是聽到他們唱的歌,真的就挺滿足的。

一個國語派唱將,一個台語派天后,
一個在旁邊跟小時候一樣搞笑也唱的超好的帶我第一次玩超任的好同學,
他們都唱得非常非常好,
有多好?
我很少這樣稱讚人的,
他們唱得真的很不錯,如果不是音響的效果造成錯覺,
拿下錢櫃評分90分的他們真的個個身懷絕技。

還有,他們都說我怎麼會變得那麼閉俗,
跟小時候一點都不一樣...

可是我記得我小時候也是這樣的啊,
應該要多出去玩幾次,我才可以放的開吧。

我印象中的游大姊幾乎沒什麼改變,
個性似乎還是一樣那麼大剌剌的,
原來她在我們畢業前幾個月就搬家去桃園了,
我也忘了我當時知不知道這件事,我覺得我應該知道,

突然間,
以前常常打鬧的樣子在我腦子裡深刻了起來。

對了,應該說大家都沒什麼變,
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
應該只有我戴上了眼鏡,會比較難認一點吧?

這次沒照到相不是什麼遺憾,
因為下次還要再出去玩,
我還想找好多人,
看到好久好久不見的同學感覺真妙!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