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很感謝也很對不起大家讓手受傷、腳也受傷的我上場打球
或許是比賽出發前一天練習時三分球投太多顆,
導致手腕部分幾乎不能出力,右手手腕有條肌肉現在看起來真有趣,腫腫的。
連騎機車都會痛的我
在好勝心作祟之下,
真的很想把它繼續撐下去、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可是,真的很痛,痛到我有點不敢上場。
 
好不容易拿到一顆球自己練習的時候,不是記手感的感覺,
而是在記有多痛的時候剛好可以把球放進
為了不想在可能是最後一次在大學參加的南數盃抱著遺憾,
搞得自己好像很悲情,卻真的很無奈。
 
知道自己沒辦法進攻,努力地抄截跟防守
雖然這有點自以為是
不過我真的覺得兩場本來要輸的球,
我上去之後真的有了些許的改變
或許我沒那麼厲害跟偉大,但是我的認真度跟拼勁,我引以為豪。
 
右手不太敢運球,被別隊笑說不會運球
我之後就咬著牙關,即使很痛也要把球好好運好
又是個繼手流血、腳受傷,卻愛逞強的例子
 
插個題外話,
老實說,我真的認為時間點傳的到位、運球不會被抄
這樣的運球就是好運球,不是嗎?
歷史上有名的球星,有些人的姿勢很怪,但是他做好自己的事
用他自己的方法來達成,這樣就一定不對嗎?
左手用到有人誤會是左撇子,這樣還叫"很爛"?
對,因為你不是偉大的人。殘酷卻又真實的答案。
 
原本充滿進攻慾望的心,一次、兩次的進攻沒進
逐漸被灌輸空檔也不能衝進去禁區的觀念
最後成了一個負責把球運過半場、絕對不能失誤的機器罷了。
這種籃球,有點讓人心灰意冷。
即便禁區開的空空的、即便自己明明就成功的攻到了禁區下
投球卻被說在投什麼、不能從中間切進去。
沒有辦法辯解,因為事實擺在眼前,
從開學前大拇指受傷之後,命中率真的很低。(但是那次受傷前卻怎麼投怎麼進,唉)
我也有自知之明,
乖乖的在外面當拿球機器
題外話結束。
 
 
征戰三年、兩次進入到南數盃第二天的賽程的我們
或許六強不是很滿意的成績
不過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在大學的籃球生涯裡沒留下些什麼,疑? 似乎只有新生盃的殿軍一座。
 
大數盃在爭取八強賽的時候倒數關鍵時機卻被反敗為勝、
南數盃四強門票就在我們眼前又被拿走。
只得自己安慰一下自己, 
留下紀錄的時刻或許注定不在這個時間點上,但是我相信它是存在的。
希望之後的學弟們可以完成我們這些學長們的夢想,也為自己留下一點證明。
 
這兩天或許我真的是太過於嚴苛了,
因為夢想感覺就觸手可及,
不過,我可能真的有點太急了吧。
大伙大老遠的跑到嘉義,騎了一百多公里的車、曬整天的太陽,
只為了短短兩天、四場比賽的勝負這樣奔波勞累
真的,大家都辛苦了。
 
一起拼著命在場上跟大家把別人逆轉的時候,真的是很快樂很快樂。
大家也都進步了很多,在之後的比賽就讓別人刮目相看吧。
 
當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
我也開始在思考對於這個我待了三年的系籃,
是不是也到了該交棒的時候?
還沒有結束的EMBA季後賽,我也在想還要不要繼續參加
 
我知道身體是重要的,研究所對我現在來說也是重要的
養傷是我現在很重要且不可以放棄的課題,
所以我可能選擇放棄了籃球,
儘管可能會手癢去摸,不過另一代該出來撐著的時間也該到了。
因此,之後的練習或比賽我也可能會少去了,
畢竟,意見說太多的人是會不受歡迎的,我怕我去了之後會說的一堆拉里拉雜不該說的東西
個人的缺點可以請隊長指教,讓自己更加的進步。
 
應數系籃加油! 有你們真的很幸福!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