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三天的日子,轉眼間,說起來也不算是轉眼間,
我就這樣退伍了。

心情莫名的平淡,就像真是做了一場好長好長的夢。

有時候我還會回想起新訓的時候,
早上五點半起床號響起時,我坐在床邊發呆,
我以為我還在做夢,我為什麼要休學去當兵?好好繼續當個幸福的學生不好嗎?

看到鄰兵開始在折蚊帳的時候,
我驚覺,這已經是個沒辦法改變和回頭的路了。

已經登入了國軍online,我可沒有那種強制登出的選擇鍵可以點選。

新兵戰士的感冒傳染期我沒法倖免,
直拖著感冒的身軀下了部隊。
新訓期間除了兵工班所有業務班全都負責過,
下部隊前新訓弟兄和教育班長跟我的關係都算還不錯。

剛下部隊的超級黑暗期大概兩個月我才熬過去,
什麼他媽的莫名其妙學長學弟制。

學弟買個麵包飲料要偷偷的躲起來吃,
已經在最底層還要受到一些自以為稱作傳統的傳統壓榨。

午休時間、就寢時間罰站聽訓?
請問現在是西元幾年?我真的不懂。

熬過了超級黑暗期,
我們單位恐怖的學長學弟制也不算是存在了。
彼此的互相尊重,我就不相信沒辦法比動不動就惡言相向的語言暴力還來的有效率。

我用了我的軍旅生涯做了個小實驗,
雖然不像以前的學長那樣可以整天躺著幹,什麼事都不用做,
但是每天充滿休息室的笑聲,那才是我喜歡待的地方。

我的悲慘事蹟被傳了下去,
每當幸福的學弟們說我是個好學長時,
我總會說那是用血和淚革命換來的和平。

DSC01686.JPG
快過期的軍用口糧,裡面還有果醬什麼的超豐富

昨天,我離開了我所屬的單位,
單位中的大姊送了我一盒看起來頗貴的高級巧克力,
兩位士官長一個送我一千元的新光三越禮券,一個則是送我一張卡片內夾著美金一百元。

DSC01696.JPG
看起來還算蠻高級的包模巧克力禮盒

倒數到 0 天退伍卻似乎沒像期待中的那樣開心,
反而倒覺得有點落寞。

應該說是有點感傷,尤其是我這種動不動就想掉眼淚的人。

最後一次的士官長請我整隊帶部隊回去,我整好了隊,
我最後只笑笑地說,這是最後一次了,各位好好加油。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元宵節的昨天,大伙拱著我一起去參加餐會。 

我缺席了。

因為,我相信未來還有機會見面的,
因為,世界是這麼樣地小的。

再見了,從前的國防部軍備局中山科學研究院總務處汽車大隊。
再見了,國防部軍備局中山科學研究院警勤大隊。

再見了,我在院內所認識的所有所有我敬愛及喜愛的朋友們!

特種車輛駕駛一等兵正式登出。

DSC01701.JPG


DSC01609.JPG

僅在此文後註記我所認識的人:

林秀幸,羅杏姿,陳秀萍,臧金嶽,羅湘輔,蕭信文,楊秈中,林衍超,許鋒銘,陳文鴻,鄧湘敦,溫珮妤,曾堃玲,楊士英,葉財福,黃耀東,郭錫鴻,余銀鋒,王銘忠,賴柏佑,周宏益,,黃恭順,黃海晏,張玉慧,楊分,鐘富榮,黃秀枝,李朝金,賴彥廷。

楊璿正,高耀東,高詣凱,吳光輝,詹尉楠,蔡志銘,張文量,邱文紹,曾明紳,邱得剛,范玉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dreli 的頭像
andreli

i'm 安追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