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因為某些原因,我又回到了高雄,
下榻位於中山路和七賢二路交接口的高雄尊龍飯店裡。

一大早從桃園到台北大直,
再緊湊的往高雄前進,真的不知道我是怎麼到達目的地的。

真的很累,很累,很累。

得到熱心的學妹通知系上剛好是一年一度的湯圓大會時,
愛湊熱鬧的我就趕緊搭著捷運,從美麗島站往油廠國小站前進。

DSC01667.JPG
美麗島事件起源地,有興趣的可以搜尋一下美麗島事件

DSC01669.JPG 
有點貴的高雄捷運,從美麗島站到油廠國小站就要新台幣35元!

DSC01670.JPG
很有名的公共藝術光之穹頂,有人會在現場解說。

DSC01671.JPG 
完全密封式的月台設計

DSC01678.JPG
我三天兩夜旅程的終點站,油廠國小站。

原諒我除了捷運的照片外,沒有別的景點的照片了,
因為我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高雄大學裡。

我懷念地騎著車在我本該熟悉到不行卻感到莫名的陌生路上奔馳,
短短一年半的時光,我待了整整四年的環境不停地在改變。

星期二(2008/12/23)大約七點左右到了學校,
同樣的活動標題,同樣的地點,只是不一樣的人。

活動還算蠻有趣的,
值得一提的是新增了個系K活動。

那是啥?

原來是卡啦OK大賽,一個充滿天籟和魔音的節目。
好熱血好熱血。

於是我熱血的基因沸騰了起來,
拜託呆鵝幫我跟阿祝借了球衣和球褲,準備隔天晚上大肆廝殺一番。
至於球鞋,喇叭偉那傢伙又放我鴿子了,
這傢伙說的話以後我要先打個對折再說。

最後跟嘴泡正和呆鵝到惠民路上的85度C上喝咖啡,
我點錯了,我應該點巧克力牛奶的,
我不是個愛喝咖啡的人。

簡單聊了一下後嘴泡正就很辛苦的把我載回七賢二路,
真的很辛苦,因為我也很辛苦,
坐在時速40公里的狼傳上,又規定我只能抓後手把,
下車後大腿合不攏外加整隻手麻掉,真的很辛苦吧。

隔天一早我就前往了墾丁,
大約下午四點多又回到了七賢二路下榻飯店。

我大約快六點的時候到了高雄大學,
穿上了久違的紅色球衣,
只是號碼有些改變,不是我熟悉的紅色(水藍色)17號。

可惜的是那天晚上我沒打到全場,
我好想好想打全場,
這一年來我只打了一次全場,
我幾乎忘了當控球或得分後衛是什麼感覺。

我左手變得比以前更加熟練了,
但是右手好像退步很多。
值得驕傲的是,我全程只用左手就把呆鵝給幹掉了 XDDD

看完系男籃到了第四節被逆轉輸球的比賽後,
我跟貴堯(年紀比我大三歲卻是我學弟的裁判同伴)聊了一下天後,
本來是開玩笑式的詢問可不可以給我吹裁判,
沒想到他很阿殺力的說:這哪有什麼問題!

於是,我就擔任了GBA女籃聯盟政法VS應數的裁判了。

科科科,
一年沒有擔任裁判職務的裁判,表現這樣應該還算及格了吧?

打完了球,我們三個前一天的搭檔跑去莒光吃焦掉的鱔魚意麵和有點腥的魚肚湯後,
我們又說了再見,再見了高雄。

所以到底跨年要去哪裡勒?
所以到底跨年要去哪裡勒?
所以到底跨年要去哪裡勒?

差點忘了說,星期三(2008/12/24)平安夜那天晚上應數女籃險勝政法女籃,
我真的沒有放水,有的話也應該只有一點點...(  ̄ c ̄)y▂ξ

還有感謝很多很多記得我的人,你們傳來的簡訊我都有看到,
但是我電話費爆了,就原諒我沒有回傳給你們吧。

已經過了的聖誕節和即將到來的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