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上國中、政府大幅開放媒體以後,
我對媒體的觀感就一直不怎麼的好。

有興趣的人可以翻翻我過去的文章,
連媒體常寫錯字這種現在幾乎每天都會看到的東西,
心情也是會受到一些影響。

曾幾何時,
我們對於所接受到的資訊都要不停地檢驗,
是因為我所受的教育造成的不信任感嗎?

還是資訊爆炸所帶來以訛傳訛、不用負責任的後遺症?
這幾天寶來集團總裁白文正的新聞一直是頭條,
身價上百億的有錢人竟然忍受不了各方所帶來的壓力而結束自己的生命。

先不論社會上對他褒貶的觀點,
我個人對他白手起家的一生可說是有一定的佩服。
但是這篇文章的重點不在白先生的身上,而是在我們偉大的新聞媒體上。

請從下面一系列的報導中來得知台灣新聞從業人員的專業程度:

--

白文正身亡/巧! 白左小臂是義肢 發現的漁民亦無左臂 

2008/07/04 15:38 社會中心/澎湖報導

寶來集團總裁白文正今天(4日)於澎湖西嶼海域被發現身亡後,遺體已於下午以直昇機載運回台灣。澎湖地檢署檢察官相驗白文正屍體發現,他的左小臂是義肢,巧的是,發現白文正遺體的漁民莊萬清也沒有左小臂,兩人同樣都是16歲就出來討生活。而發現遺體後,莊姓漁民靠單手和脆弱的魚線把白文正拖回岸,這一切只能說是冥冥中的巧合吧!

本月2日飛抵澎湖後即失聯的白文正,屍體於清晨在澎湖縣大倉海域尋獲,隨後被送至菊島福園殯儀館。澎湖縣警察局刑警大隊長陳世安表示,漁民莊萬今天清晨駕駛漁船水發號,在大倉島和西嶼橫礁之間的海域釣魚,於5時50分發現一具屍體漂浮海面,隨即將他拖回跨海大橋南側,通報漁檢所。

而發現白文正的莊萬清,是澎湖西嶼鄉漁民,他在接受採訪時坐在小漁船上比手畫腳,沒有左小臂的左手隨著身體晃啊晃,他表示,當時不知道何故,以前都是在橫礁村附近海域捕魚,今天出海後卻不自主的往大倉海域去,船一停下來就發現海上有浮屍,因為失去左手,所以用右手把白文正的遺體以魚線拖回來。

在海上發現屍體,莊萬清萬萬沒想到死者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寶來集團總裁白文正;另外,檢察官相驗遺體竟然有了驚人發現,白文正的左小臂原來是義肢,拿出兩個月前的畫面,5月中旬,白文正涉及掏空官司,以2千萬元交保,當時白文正的左手看起來沒有任何異樣,難道說這短短的兩個月之間發生了什麼意外? 

巧的是,發現他遺體的莊姓漁民也沒有左前臂,兩人都是年紀輕輕16歲就外出討生活,加上莊姓漁民只用單手加上兩綑魚線,卻能順利把屍體拖回岸上,或許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巧合吧! 


白裝義肢?警誤判 媒體更烏龍 


〔記者劉禹慶、李錦奇/綜合報導〕寶來集團總裁白文正魂斷澎湖異鄉,由於發現遺體、並協助拖拉上岸的漁民莊萬僅有獨臂,部分媒體因澎湖縣政府警察局刑警大隊長陳世安誤判,竟以訛傳訛,傳出白左小手臂裝有義肢,並大做文章,陳世安昨晚對自己未及時更正造成烏龍新聞,深表歉意。

震驚社會的白文正事件,由於身分特殊,又捲入「供養」考試院長被提名人張俊彥事件,因此葬身澎湖異鄉,格外引起國人矚目,澎湖縣政府警察局自其傳出失聯後,警政署高層的「關心」電話不斷,昨日遺體發現,特由刑警大隊長陳世安領軍,趕往現場坐鎮指揮,全盤掌握案情。

由於白自二日晚間就失聯,推估死亡時間超過兩日,因泡在海水時間過久,導致白身上原本咖啡色上衣、深藍色長褲全部變黑,左小手臂也變得慘白,因此陳世安乍看之下,誤以為裝上義肢,特別要求鑑識人員拍照存證,旁邊傳媒聽錯了,才會以訛傳訛,認為白也裝上義肢,加上發現遺體的漁民也是獨臂男,才會大做文章,衍生出白的義肢只有白太太知道的烏龍新聞。

陳世安昨晚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自己一時誤判,才會導致媒體報導烏龍,雖然事後要找傳媒更正,但因不知道電話而作罷,特別向家屬道歉,並非刻意對遺體不敬。

陳世安的說法也獲得協助驗屍的醫師、警察及安檢人員證實,白文正的遺體四肢都是完好,並未有裝義肢的跡象,同時白太太認屍時,一看到遺體就認出其丈夫,也未提到左小手臂有義肢的特徵。

--

到底是哪裡出現了檢察官?
聯合報?中央社?東森?還是中天?
到底是哪位媒體檢察官相驗的?到底是哪位記者還兼具檢察官的身分?
媒體要不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可憐的台灣人民面對一再出槌、狗仔橫行、雞皮蒜毛小事當獨家文化充斥下還得繼續忍受,
絲毫沒有半點能反制的能力,無限延伸的第四權,想來就令人沮喪。

台灣其實不只是國軍負責台灣環保的作業,
在台灣的新聞事業原來也是這麼樣地有愛心。

套句食神裡面的台詞: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當記者。

當然,我相信一種行業再怎麼爛裡面也是會有好柿子存在的,
但是當周遭的環境不停地在墮落,
出汙泥而不染往往只能淪為自我安慰的台詞。

不灑狗血、不下聳動標題最好能夠在混亂的媒體戰場中保有跟別人競爭的競爭力。

可悲,可歎。

老話一句,天佑台灣。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