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的系學會做出了一項創舉,
也引起最近幾天一陣不小的波瀾。

據說是期初會員大會投票規定,
系學會一定要收錢來區分有繳系費與沒繳系費的差異。

我非常同意使用者付費的原則,
但是有接受應用數學系系辦補助的應用數學系系學會,
真的需要連30元這種小錢都要收嗎?
即便是為了做給有繳系費的會員看,
真的有必要連場地出租費這種錢也得向非會員收取嗎?

我看到的是未來與別系對我們的觀點,
不是狹隘的小得小失。

全台灣應該只有我們首創系級對抗還要收費,
別人做得到不收費,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大家聚在一起打個球,難道真的需要分的那麼清楚嗎?

烤肉大會收錢我接受、湯圓大會收錢我也接受,
但是唯獨這種凝聚系上力量、
好不容易大家難得有機會聚在一起的活動我沒有辦法接受。

儘管只是少少的三十元,
這屆收錢,下屆要不要收?那下下屆要不要收?
拿了系上兩萬五千元補助款的系學會,
竟然沒辦法擋住會員大會那些完全只從自身利益出發的人的觀點與決議?

本來歡樂的系級對抗卻演變成難看的系級鬥爭,
這真的不是任何人願意去見到的結局。

大家都以為自己是吃虧的一方,
熟不知兩方都有佔到別人的便宜。

只剩下最後一次系級對抗機會的我,
繳了三十元當然就解決了事、再也不會跟我扯上關係,
每個人都不願淌的渾水,為什麼我願意再跳一次?
因為我對於系學會還有期待,
因為我熱愛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
我不喜歡像大頭說的讓它倒了,這樣就不會再有爭吵,
我不喜歡。

一旦遇到爭執就放任給它爛、任憑它倒,
真是我們大家都樂意看到的局面嗎?
高雄大學沒有學生會、應用數學系沒有系學會,
這難道是值得驕傲的事情嗎?

正因為有期待,所以抱持著希望與出聲的動力,
正因為還可以更進步,才願意躺在渾水裡也要推進你們,

一旦,
一旦不抱持希望,就表示不再會有期望。

誰不想當好人?誰不知道乖乖的躲在黃線後面看好戲實在是輕鬆又自在,
誰不知道跳出來一定又會受到群體的壓力?

當有一天,沒有人願意出來說的時候、
當沉默螺旋理論發揮到極致的時候,
我想,真的不再讓人抱持著任何希望了。

謹此希望我熱愛的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能越來越茁壯。

andre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